js55658澳门金金沙平台
个人资料
游云庭
游云庭
微博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78,605
  • 关注人气:6,06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英国法释义》出版一周年纪念(上)

(2007-09-21 12:07:13)
标签:

学习公社

英国法释义

前言

《英国法释义》出版一周年纪念(上)

 

时光飞逝,一转眼,我和妻子共同翻译的十八世纪法学名著、被誉为英美法圣经的《英国法释义》(第一卷)已经出版一年了,而距离此书的翻译完成更已经有三年之久了。回想SARS爆发时埋头苦翻的岁月,现在反而不觉得有任何之苦,反而觉得当时非常幸福,笔者在翻译完成的后记中曾这样写道:

 

“翻译一本名著对译者的学识、体力和毅力是一种很大的挑战,但翻译而成的作品却是译者最大的欣慰。过去一年多的艰辛工作换来的是一本对世界法制史有着深远影响的巨著被介绍到了中国,所以译者坚信其所付出的种种艰辛和努力都是值得的。”

 

今天就在博客上发一篇笔者撰写的《英国法释义》中译本前言以致纪念。

 

《英国法释义》中译本前言

 

应该说,《英国法释义》这本书很早以前就应该被引入中国,因为该书实在是太有名了。十八世纪初期,正是工业革命的前夜,科技即将极大提升英国的生产力,但英国的主要法律——普通法,其体例结构却仍与另一判例法——千年前的日耳曼蛮族的法律相去不远,粗糙、凌乱,这显然无法承载社会的进步。此时,牛津大学的一介普通讲师威廉·布莱克斯通独辟蹊径,以千年前罗马帝国辉煌文化铸就的利器——罗马法的体例格式降伏了千年来一直散乱不堪的普通法,将之分类归纳、编排整理,使普通法大放光芒,为工业革命的到来打下坚实的法律基础。此后,这本书更伴随着日不落帝国的舰炮走遍了世界,虽然以坚船利炮获取的征服肯定是暂时的,但这本书却在每一个殖民地播洒下了普通法的种子。殖民者虽然最终撤退了,但《英国法释义》却把当时先进的英国法律的精髓深深烙入了各殖民地的上层建筑中,为其社会发展打下了良好的基础。拥有相近法律制度和法律文化的英美法系也以这本书传播的英国法律文化和制度为纽带最终形成了。

本书和中国读者也算相见恨晚。其实其原著进入中国的时间应当已经很久,上海图书馆里就有该书1916年的英文版,根据笔者掌握的资料,《英国法释义》国内最早的英文版本是北大图书馆1859年的版本。这样一部巨著,我们几乎可以断定,一直存在于国内学者的视野之中,但是,其中译本却始终与汉语世界的读者缘悭一面,为什么没有人翻译这本书?

着手翻译后,才发现书中众多的古英语、诺曼法语、拉丁文乃至希腊文、瑞典文、俄语等语言文字、布莱克斯通非常典雅、富有文采的原文以及书的主要内容是近三百年前具有深厚历史积淀的复杂法律制度,这些都成为了横亘在译者面前一座座难以逾越的大山,或许这就是时至今日,仍未有中译本的原因之一吧。此时才深刻理解了刚开始翻译时我的导师何勤华教授叮咛的含义:“这本书的难度较大,国内曾有不少人想翻译这本书,但后来都放弃了。”

但是,研究英美法制史是绕不开这本书的,国内的学者也曾无数次引用过这本书,不过遗憾的是,由于原文较难读懂,因此引用的多为戴雪的《英宪精义》、丹宁勋爵几部作品中的转引的寥寥几处内容。就这本内容丰富、博大精深的法学经典著作本身而言,这不能不说是一种很大的缺憾。就在我们动笔翻译前十年,也就是1993年,边沁批判《英国法释义》的名著《政府片论》在商务印书馆的“汉译名著”丛书中出版了。但《英国法释义》的原著却依然静静地躺在国内的几个大图书馆的书架上待字闺中。

为弥补这种缺憾,我们抱着一种试试看的心态挑战翻译此书。现在回想,当时的情形真有点像唐吉珂德挑战风车,两位不知天高地厚的青年后辈居然敢挑战世界名著,虽然有些冷言冷语,但我们也毫不在乎。我们主修的分别是法律和英语,由于专业背景的互补性,使我们翻译时具有了一种先天的优越条件,许多疑难之处经两人讨论往往迎刃而解。2003年春,SARS瘟疫肆虐神州学校停课,我们就利用这段时间各自在家里刻苦翻译,定期交流,终于在20038月初译完了本书第一卷的初稿,其后就开始反复校对,终于在200471完成本书第一卷全部翻译工作,本书后三卷我们也正在翻译中。正是在第一卷翻译过程中,我们两位译者产生了更加深厚的情谊并在第一卷翻译完成后一年正式结伴人生,本书的译作可以说是我们爱情的见证。

本书的英文名称为“Commentaries on the Laws of England”,直译作中文应为《英格兰法释义》,事实上,本书的内容也是以诠释英格兰地区的法律为主,题名《英格兰法释义》似乎更为妥当。但考虑到英格兰一直是“大不列颠以及北爱尔兰联合王国”最起主导作用的地区,现代人们通称的英国法一般也指英格兰地区通行的法律,同时,《英国法释义》作为此书的名称也已约定俗成,成为一种习惯用法,就像“Common Law”被人们称为“普通法”而非翻译更准确的“共同法”一样[1] ,译者也就本着译著中反复强调的遵循先例原则,采纳习惯法,沿用本书中文名为:《英国法释义》。同时,在书中的相关章节,也以“英国”的译名取代“英格兰”。

译著之先,冠以“译者前言”似乎已成定例,虽然如此定例,已招致众多诟病。更何况威廉·布莱克斯通与英国法释义这两个名词,足以让任何有资格为任何经典写前言的人,作出最明智的选择,也是唯一一种选择:三缄其口。因此,这里并不是“译者前言”,所有的是我们利用整理的资料,对于想了解布氏及本著的有志者,提供一些背景资料——因而对于那些已经充分掌握这部分的大方而言,请尽于忽略;另外,也通过这样的方式,表达我们——来自异国的学习者,对于爵士与其著作的赞美,尽管这样的赞美如此卑微。

 

布莱克斯通生平简介[2]

 

175665,是英国学者查尔斯·瓦伊那[3] 逝世的日子,在弥留之际他决定将其部分遗产捐赠给牛津大学设立专门讲授英国普通法的瓦伊那讲座,和专为奖励学习英国法学生的瓦伊那奖学金。牛津大学随后马格达伦学院的韦斯特和古德博士、奥利尔学院的威利博士、万灵学院的布克勒先生以及大学学院的贝茨先生等五位工作人员遵其遗嘱收集并处理他的个人财产,将其著作中将近一卷的内容出版,并用其绝大部分财产还清了他生前的债务。此后又花费半年时间权衡拟定成立这个讲座的计划及制定讲座的章程,并最终于175873获毕业生评议会认可。正是这个讲座教授的职位为一个叫威廉·布莱克斯通的牛津大学的普通法研究员提供了一个成为讲座教授的机会,5年之后,布莱克斯通将自己在该讲座的讲稿整理出版,这就是后来对整个英美法系产生巨大影响的巨著——《英国法释义》的由来。

威廉·布莱克斯通爵士,1723710日出生于伦敦一个普通市民家中,他是家里第四个和最小的孩子。布莱克斯通的早年家庭生活非常不幸,父亲查理·布莱克斯通开了一家很小的丝绸商店,家就在店的二楼。在他出生之前父亲就因病离开了人世,此时,母亲玛丽坚强地负担起了养家和教育孩子的责任。布莱克斯通幼年时便显现出了不凡的天分,他在七岁之前就通读了《圣经》、弥尔顿的全部作品以及约翰·班扬的《天路历程》。七岁时,布莱克斯通得到了家境殷实的舅舅的资助,进入了英国著名的公立学校——查特豪斯公学就读。但四年后,母亲也去世了,布莱克斯通成了一个孤儿,虽然厄运连连,但是他化悲痛为力量,全身心地投入学习中。在学校里,布莱克斯通精通拉丁文并酷爱诗歌。1738年,十五岁的他进入牛津大学学习古典文学和数学,他仍然研究诗歌,特别喜欢莎士比亚,同时也对数学和逻辑有浓厚的兴趣。此外,他还在建筑学上颇有造诣,他曾在20岁时写了一本建筑学的著作《建筑学原理》,尽管没有出版,此书还是为他赢得了一些赞誉。虽然他极其渴望在牛津大学呆下去,但是由于没有个人收入,他被迫另谋出路。在英国,法律职业对于那些渴望爬上英国统治集团上层的年轻人来说,是可借以飞黄腾达的少量阶梯之一。虽然他离开与世隔绝的牛津大学来到喧闹的现实世界寻找财富、权力和社会声望,但他这样做是极不情愿的。的确,在此过程中,布莱克斯通发表了一首诗,而如同许多评论者所指出的,该诗明白无误地证明,他无论会成为什么也不会成为诗人。这首诗题为一位律师与缪斯的永别,在诗中他实际上说的是:我真是不幸,我不得不离开恬静宜人的牛津,湮没在那称为伦敦的灰暗而充满污秽的地方!我的遭遇会怎样?我真是不幸!

1741年,布莱克斯通进入中殿律师学院学习普通法, 1746年取得律师资格成为出庭律师。在此期间,布莱克斯通还于1743年被选为牛津大学万灵学院的院务委员会成员,职责是学院的司库和地产管理人,因此,他曾一度往返于牛津和伦敦之间。由于某种契机,他非常幸运的赢得了曼斯菲尔德勋爵——王座法院首席法官威廉·莫里的友谊。曼斯菲尔德勋爵建议布莱克斯通竞任牛津大学罗马法的教职,但该职位的选任权在时任首相的纽卡斯尔公爵手中,公爵在和布莱克斯通面谈时要求他在牛津大学出现争执骚动时为其所在的辉格党效力,但布莱克斯通暗示其不愿意卷入政治,因此,最终他并未得到该职位。

其后,他接受了曼斯菲尔德勋爵的建议,在牛津大学开设一门关于“英国法”的讲座课,虽然没有教职因而也没有薪金,但假如有这种需求,就可能有足够的学生交费听讲。此后,布莱克斯通便开始牛津的普通法讲座,他的讲座持续了很多年,听众众多很受欢迎。

1758年,也就是上文所提到的瓦伊纳逝世之后,布莱克斯通以全票当选为英国第一个普通法讲座——瓦伊那讲座的教授,并在那里讲授普通法直到1766年。1756年至1758年布莱克斯通还曾任牛津大学校长法庭陪审法官,大学出版社代表。由于《英国法释义》的出版,他的讲座名声大振,1761年布莱克斯通进入议会,并任王室法律顾问。此后,他曾出任王后的总检察长(17621766)、王室法院法官(1770),最后死于高等民事法院法官任上(1770-)。

布莱克斯通多才多艺,著作涉及的领域不仅包括法律,还包括建筑。他的第一部著作是《建筑学原理》,在法律方面著有:《论旁系亲属》、《英国法分析》(此书为《英国法释义》的前身),《英国法释义》。

 

本文作者,游云庭,上海大邦律师事务所合伙人,知识产权律师,《英国法释义》一书翻译于作者就读法学硕士研究生期间。电话:8621-52134900Email: yytbest@gmail.com,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更多精彩知识产权法律内容,请访问:www.legalservice.cn(中文)www.chinaiplawyer.com(英文)。


[1] 关于“普通法”(common law)的译名,学者已多有论述,我们虽赞同“common”译为“共同”更符合本意,但出于俗成之尊重,仍沿用“普通”之译名。

[2] 关于布氏生平,中文介绍参阅北京大学仝宗锦博士的学位论文:《威廉·布莱克斯通爵士和他的〈英格兰法释义〉——以英格兰法体系化的问题为中心》之详细论述。本部分参阅了仝博士之论文,在此表示感谢。

[3] []瓦伊那(Viner16781756),英国法研究学者,他将遗产捐给了牛津大学,设立了瓦伊那讲座,瓦伊那奖学金。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js55658澳门金金沙平台 版权所有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